DSCF8042改  

左手捧著照沼歡麗莎,右手是但丁的神曲。

 

直接地接收同一種強烈訊息會變得難以消化。

而看似衝突的表現往往有著驚訝的吸收效果。

DSCF7548  

28歲以後喜歡吃甜食,就這麼開始做了。

覺得少甚麼就去填些甚麼。

 

30歲開始認為說話麻煩,所以就只想看書嚼字了。

人和人的溝通之間總有太多灰色模糊地帶,所以就用桌上的食物讓我省去客套與偽裝了。

DSCF7523  

團隊合作,像演奏會一樣的流暢是理想目標。

但我總是一個人,也習慣了一個人。

我喜歡那種眾人默契絕佳的時刻,卻也喜歡獨自安靜思考的時刻。

 

正是這矛盾成就了我。

DSCF7530  

"既然無法滿足每一個身邊的人,至少也該讓自己感到滿意吧。"  2003-10-25  HC

 

常常會被書櫃裡的書壓的喘不過氣,於是就買了更多的書了。

讀得越多,越覺得不夠。

 

應該要調適到何種程度才算是平衡?

該以甚麼樣的工具與材料來表現腦中的感覺?

記憶裡的味道能被重現嗎?

 

一開始的希望是平面的單一,卻無法不親自面對這的確是像作弊一樣的偷懶結論。

畢竟我的生活面向一點也不純粹,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DSCF7629  

"做菜的時候快樂嗎? " vi 問

我停下刀,將剛完切洋蔥的手以去味皂搓洗乾淨,過了一會兒才回答。

"與其說是快樂,不如說是平靜更恰當一些。"  

 

能做出一點甚麼的感覺很好,還清楚記得十年前第一次做出濃漿巧克力的自己。

對未來不確定,人生也沒有重量。

身邊沒一件事比手中那盤按照想像製作之後確實流出濃漿的巧克力更為真實。

 

以烹飪開始創作學習,持續製作平靜人心的菜餚。

缺甚麼,我就學甚麼。

想生活,想創作,想做菜。

 

 

 

 

 

 

 

 

 

創作者介紹

長濱。生活。

Ni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