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府花了幾十億的錢盛大慶祝百年國慶,電視新聞播出那些鼓勵消費的國慶「文創商品」,我私心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Lisin Haluwey所說的話。

以下文圖轉載自http://www.facebook.com/#!/notes/lisin-haluwey/%E7%82%BA%E4%BB%80%E9%BA%BC%E8%A6%81%E6%88%91%E6%85%B6%E7%A5%9D%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7%99%BE%E5%B9%B4/1015084740102543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圖 Lisin Haluwey

 我 今年11月12日就要滿27歲了,原運在我出生的那一年開始走上街頭,1984年原權會成立,海山煤礦災變,各地的原住民族青年發起行動,強烈抗議,要求 還我土地、還我姓名、反對雛妓、抗議東埔挖墳、吳鳳的故事等等數不清的種族歧視,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不公義,讓我們的族人不得不走上街頭!

 

很多人以為,原運10年了,原住民的處境應該有所改變了吧!

 

對,的確是有,國小時戶口名簿上,我從平地山胞變成原住民。

 

可是,我在花蓮市區讀國小時,考試一百分,就有漢人同學說我一定是作弊,因為他的爸爸說番仔只會唱歌跳舞,而且你們跳舞搖屁股很噁心耶!

雖然我很不服氣,同學也幫腔說我沒有作弊。可是這卻讓我開始討厭跟外婆一起跳舞,因為現在屁股搖一搖的舞被同學說很噁心。

 

念到吳鳳的課文時,同學都質疑的眼光看著我們原住民同學,我只能低下頭說,我又不是那一族的他們是山地人,老師才急忙的說,現在他們也沒有出草了,因為他們有受教育變文明了!

 

在 發政府好心給原住民學生的文具補助金時,突然一次老師站在講台上說,妳們原住民的爸爸媽媽都把錢拿去喝酒亂花,所以學校直接買文具發給你們,有毛筆、字 典、鉛筆盒。可是我媽媽也早就買字典和毛筆給我了,而且我媽媽也沒有拿去喝酒,我那時候覺得心裡怪怪的。台下的其他同學都在笑,我們原住民同學都不敢抬 頭,但是那個很愛開玩鬧的同學卻說:嘿呀,我爸爸都會酒醉的不會走路,我媽媽就會罵他。(大家哈哈大笑)

 

但是,我開始討厭當隧道工人的爸爸,因為每次他從台北回來就會跟鄰居的叔叔們喝酒,喝醉的時候又要叫我跟弟弟罰站,如果給同學看到爸爸喝酒醉怎麼辦?

 

很多人以為,原運15年了,原住民的處境應該有所改變了吧!

 

我高中讀花女,高一參加暑期輔導,有漢人同學看到我就問說,妳是不是加分進來了?妳們原住民為什麼那麼好有公費又可以加分?

我卻說我是靠自己的實力考上的,氣呼呼的說著:我不用加分也一樣可以進花女。

但是,同學的質疑,卻讓原住民同學自己分裂,讓我們區分誰是靠實力的,誰是加分的,是誰讓我們原住民丟臉。

 

老師也會有意無意的說,妳們原住民很多福利要更珍惜,比別人更努力念書。

然後同學還會故意說:我真的搞不懂耶原住民考50分就及格了,怎麼還會考不及格呀?

 

高一要選社團的時候,學姐成立的原住民社團穿著傳統服在跳舞,我心想的卻是,為什麼原住民又是在跳舞很low耶,於是跑去填了心理研究社。

 

很多人以為,原運20多年了,原住民的處境應該有所改變了吧!

 

你看看你們有人去當立委,當教授,當醫生,當官,當藝人,

而且又有那麼多補助,那麼多的優惠!

小孩子念書有公費,考高中考大學都有加分,為什麼還不滿足?

 

連很多的原住民小孩子年輕人,也覺得現在生活很不錯呀!為什麼要罵政府?為什麼要還我土地?

我的hunghung(族語:同齡友伴)也說,現在的生活不好嗎?

 

原運27年了,過沒多久就要30年了

 

我在花女的高三小學妹,在課堂上被老師公開說,原住民同學段考及格分數才50分,怎麼還是考不及格呢?底下同學在笑。學妹跟我說的時候,在哭。

當所謂的原住民升學“優待”辦法的海報在輔導室貼出來的時候,

其他的同學又開始質疑,甚至跑去問輔導室老師為甚麼原住民可以加分?

 

有改變甚麼嗎?我真的不知道? 對,物質生活可能有改變了!

可能講出來的話有改變了!(但是,我們卻不會說自己的話了)

 

對,我們有了好多公務人員、老師、社會菁英!他們有好房子好車子好名聲,但有些人卻把他們孩子帶離開部落和土地。有人說何必花時間學族語,有甚麼用,把時間拿去學英文還比較實在。

 

然後,我們卻唾棄了,一樣辛苦工作甚至更辛苦的,但是賺不了甚麼錢又沒有社會地位的農人、工人、開車的、洗頭的、做水電的,或者是失業的,這些每天勞動的人,而他們可能就是我們自己的爸爸媽媽,哥哥姐姐,或是我們自己。

 

我們的爸爸媽媽會說,好好念書不要跟我們一樣做工,可是我們卻離他們、離部落、離土地越來越遠...

 

我們的心也改變了,我們不像電影賽德克巴萊裡的男女老少那樣,堅信自己的生活方式是美好的,我們反而覺得是部落是落後的,需要改進,需要進步的!

 

今年原住民委員會舉辦的【原住民大專生返鄉學習與服務】活動,我很榮幸的去當講師跟弟弟妹妹們分享自己的學習歷程和社會參與,內容大概是部落青年和都市原青如何一起努力,一起為族群發展提供自己的力量。

 

課程中,我請他們回答,部落青年和都市原青有甚麼不一樣?

一個弟弟說,部落青年都是『酒鬼』,都市原青是『讀書人』。而他自己在都市成長,只有逢年過節回到部落,可是他卻對他的族人有這樣的誤解。我想問,到底是怎樣的社會環境讓他會這樣覺得?

 

不過,也有其他同學反問他,

你知道他們平常做甚麼工作嗎?很累,喝一下放輕鬆呀!

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辛苦的工作後,休息小喝一杯的?

你以為他們喜歡一直喝酒嗎?等你失業在家你就明白了!部落都找不到工作,你以為他們喜歡失業唷?

搞不好,他們三點就起來工作了呀,到中午也差不多可以下工了呀!

 

很多孩子知道自己是原住民,可是到底他們知道的是一個怎樣的原住民內涵?

有美好歌舞的原住民,沒錯!然後呢?跟別人不一樣...然後呢?

 

但是到底哪裡不一樣?

 

而他又怎樣認同自己的身分呢?

 

當社會大眾以許多刻板印象質疑或是否認原住民時,我們新一代的年輕人會怎麼說呢?他自己怎麼想呢?

 

我們的弟弟妹妹,到底在學校裡學到了什麼?

 

你問我說,為什麼不慶祝百年國慶?

 

我必須誠實的說,這個國家,讓我們的年輕人從小就否定自己,唾棄貧窮,否定分享,唾棄勞動,否定土地,唾棄祖先的路,否定自己是原住民時,我要怎麼跟你一起開心慶祝,這個讓原住民小孩子變成祖先都不認識的,連祖先的話也不會說的,也不知道自己是誰的中華民國呢?

 

 

當然,還是祝福中華民國,能夠早一天看見自己做的事情,

而從原住民這邊偷走的就是要歸還,知道嗎!

 

 

Lisin Haluwey (pangcah人) 敬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照片裡這個很帥的背影,就是我當隧道工人把我養大的爸爸- Umo Foting,現在還在豐濱鄉的磯崎挖隧道,謝謝我的爸媽讓我能夠像一個pangcah長大,現在又像一個pangcah和工人的孩子那樣地思考,感謝很多。

 

他很會抓魚也很會打隧道,更會講故事,喜歡煮菜,不過喝酒醉會很囉嗦。

 

希望這個文章分享給很多年輕人,讓我們一起想,為什麼要有百年國慶日?難道只是為了有放假?還是有煙火?還是有演唱會?

 

還是,這個中華民國,讓我們每個人刻意忘記自己從哪裡來?又要我們嫌棄自己的出身?

 

如果說這個國家真的一百年了,是不是可以記取過去一百年所有犯的錯誤,好好的跟每一個人道歉,然後誠心誠意的,邀請所有人來幫助這個國家一起改變,然後我們原住民族應該會願意,用最高等級的外交禮儀歡迎中華民國的領導一起討論島上的發展和生活!

 

 

自我介紹

 

我的爸爸(Umo Foting)是來自花蓮光復鄉馬太鞍部落的孩子,媽媽(Haluwey Lisin)是來自太巴塱和砂荖部落的孩子,我是他們的孩子。Lisin是外婆傳承給我的祝福。

目前在東華大學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念書,不過不務學業的時間比較多。


166125_1464986798299_1642381107_980092_6357666_a.jpg

 
創作者介紹

長濱。生活。

Ni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