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3047310.jpg

2月14日 濕冷

啜著馬克杯裡的熱咖啡,在沙發上吐著與周圍環境不甚融洽的溫暖白煙。

肚子並沒有甚麼饑餓感,索性就不吃早餐了。

"不吃早餐的人,聽說會比較笨喔..." C的聲音悠悠的在腦中記憶掠過。

年後,漸漸地恢復了平常的生活步調,有了多一些整理思緒的時間。

這 。 樣 。 很 。 好 。

 

福爾摩斯套書、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霍金的胡桃裡的宇宙.....

充實的鄉下生活,因此必須善用寶貴的時間汲取每一丁點的養份才是。

計畫中的香草花園、房間改造計畫、季節特選菜單,還有更多手感餐食尚未孵化成型。

忙起來讓思緒暫時中斷,然後繼續再繼續那腦中不斷的思考迴路。

這些事都是怎麼開始的呢???

凝視著遠方的一個點,視線會開始模糊。當周圍的黑暗蔓延到瞳孔黑色部分時,遺忘的會記得,殘缺的會完整。

 

見面的那個晚上,四維路夜市喧鬧的小販。KTV包廂裡的氣味,不知道誰正唱著是莫文蔚的陰天。

V領的芋紫色針織衫,那是仔細挑選後的滿意傑作,多年後的妳這麼說。

"的確是相當適合呢..." 霓虹燈下,車水馬龍的中華路上。即使行人穿梭如此,眼光也不曾離開過那一抹淡紫。

踏過的足跡都留下了適合的車票,看過的電影票根也妥善的保存了下來,那幾張霧面的3x5吋照片也一併收藏。

8開的卡片上還有著膠水未乾的痕跡,前後來回細心的檢視著像是夜晚盤旋的角鴞一般。

 

見底的馬克杯裡是一圈圈的漩渦狀咖啡漬,若是土耳其咖啡就可觀察那未過濾的粉渣了,只是我不太喜歡那口感。

起身再倒杯3人用塞風壺裡的剩餘黑金,順便安撫身旁一大早玩心甚重的莎莉。

咖啡不加糖,即使奶精也很少使用。究竟是從甚麼時候開始接受這微苦帶澀的人生的呢??

我記得那一夜的,趁著薄雲露臉的皎潔明月,氣溫和今早清晨相仿得令人直打哆嗦。

木搖椅上我仍坐不滿那全部的位置,說不定是瑟縮蜷曲的緣故。

於是,不再懷疑鏡子反射出的世界真偽。兩個人不再是兩個人,你和我都成了同一個靈魂。

遍尋不著的烏托邦,踏實的就在腳下,靜靜的。

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

不再困惑。

 

像是相識很久一樣的聊著,睡眠也成了可以浪費的奢侈浪漫。

每日相處著讓彼此努力的目標一致。

"所以說,沒有僥倖得來的愛情。" 我自言自語著。

過去的一切累積成了現在的自己,彼此的付出一但失重也只能任由其墜落。

濃烈的青春、過渡的成長、完熟的視界。

牽著手,不孤單的經歷著一路上狡詰。

 

"總覺得,好像兩個人在一起就甚麼事都可以解決。" 一天午后,你這麼說著。

咖啡館裡充斥著crema的芬芳,蒸氣聲此起彼落的與厚瓷杯的碰撞聲協調著彼此音程。

"的確是如此。" 平淡語氣如昔,讓堅定的信念為字句注入了靈魂。

"我只希望能一起成長,不要誰領著誰而是一起互相鞭策著彼此。" 說完後,你捧著店裡暢銷的焦糖瑪奇朵喝著。

"如果時間不是一條河,沒有開始和結束。永遠在一起這件事也就不再是個幻想,雖然聽來有些瘋狂但我真的如此希望著。"

"白髮蒼蒼時,牽手散步林蔭中。可以一起變老是很美好也浪漫的事。"你咯咯的笑著。

BGM換成了林憶蓮的至少還有你,那是多年前的2月14日。

 

從來沒有特定過節的習慣,你也從沒要求過甚麼。

通常都是找間倆人喜愛的餐廳飽食一頓,享受30分鐘裡的饗宴合奏。

高談闊論著心中的理想志向,多變的表情與鮮明的色彩總讓周圍甘願黯淡失焦。

"我相信你。" 你這樣說著。

" 謝謝你願意相信我。"心裡暗自默念著。

鮮紅玫瑰與名貴香檳的缺席只讓這日子更有了紀念的意義。

 

12:00

已經喝了三杯咖啡,想換換口味。

沖了熱水,撕開日月潭紅茶包-台茶18號(紅玉)阿薩姆紅茶。

帶著點奶香氣味的茶香與咖啡有著截然不同的溫柔個性。

每每說到過去的中東生活都會帶來些全新感受,對你我都是。

像是不願忘記這段珍貴記憶似的,一段時間便會自動迴帶重播。

一次又一次的講述為的讓腦袋更清楚些,記憶更明亮些。

孤獨、寂寞、無助,六個字總結了我的青少年時代。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大家的青春年代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年紀大了以後,臉上長了皺紋身材也會變型,但我想我們還是不會看膩彼此。"

你不經意地說著,邊咬下一口舅舅寄來的牛軋糖。

邊整理著書櫃,我和vi討論著今天的日行程就像平常日一般的緊湊。

2月14日的V.Day就和每一天一樣特別亦為重要。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交換過手上的紅茶與牛軋糖後,彼此相視而笑。

Happy Valetine's Day to my dearest vi.

 

 

 

 

 

 

 

 

 

 

 

 

 

 

 

 

 

 

 

 

創作者介紹

長濱。生活。

Ni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